• <tr id='29w9u4U8'><strong id='29w9u4U8'></strong><small id='29w9u4U8'></small><button id='29w9u4U8'></button><li id='29w9u4U8'><noscript id='29w9u4U8'><big id='29w9u4U8'></big><dt id='29w9u4U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9w9u4U8'><option id='29w9u4U8'><table id='29w9u4U8'><blockquote id='29w9u4U8'><tbody id='29w9u4U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29w9u4U8'></u><kbd id='29w9u4U8'><kbd id='29w9u4U8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29w9u4U8'><strong id='29w9u4U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29w9u4U8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29w9u4U8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29w9u4U8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29w9u4U8'><em id='29w9u4U8'></em><td id='29w9u4U8'><div id='29w9u4U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9w9u4U8'><big id='29w9u4U8'><big id='29w9u4U8'></big><legend id='29w9u4U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29w9u4U8'><div id='29w9u4U8'><ins id='29w9u4U8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29w9u4U8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29w9u4U8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9w9u4U8'><q id='29w9u4U8'><noscript id='29w9u4U8'></noscript><dt id='29w9u4U8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29w9u4U8'><i id='29w9u4U8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后空间站时代仍有重大机遇 载人航天如何布局?

                股市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2018-11-29 21:56:00

                字体:标准

                后空间站时代,载人航天如何布局

                ——空间中心建所60周年学术论坛侧记

                本报记者 唐 婷

                多年前,还是一名高中生的赵理曾听到科学家父亲说,他们要干一件大事。“是原子弹吗?”“不,但是和原子弹一样重要。”“那是什么事?”“现在还不能告诉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10月15日,在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(以下简称空间中心)建所60周年大会会场上,已是满头华发的赵理曾回忆起了这段往事。对她来说,今天还有另一层特别的意义,今天也是她的父亲、空间中心创始人赵九章先生诞辰。

                走进空间中心位于怀柔科学城的办公区,大厅的中心位置摆放着赵九章先生铜像,周围的展板上记录了空间中心一路走来的坚实足迹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空间中心的历史可以追溯至为了研制‘东方红一号’卫星而组建的中科院‘581’组。”空间中心主任王赤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空间探秘一甲子,科学报国六十年。从“东方红一号”到载人航天与探月工程;从“双星计划”到空间科学先导专项……空间中心一直扮演着国家空间科学战略科技力量的角色。

                甲子轮回,再度起航,中国空间科学事业正在铺开全新的发展蓝图。王赤介绍,2018年7月,空间科学先导专项(二期)正式启动,瞄准宇宙和生命起源与演化、太阳系与人类的关系两大科学前沿。“嫦娥四号”计划年内发射,将开展月球背面探测和科学研究。子午工程二期已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,即将开工建设。

                作为空间科学与应用事业的一部分,载人航天在后空间站时代该如何谋篇布局,这是曾担任过空间中心主任的顾逸东院士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尽管载人航天一直伴随着很多争议,但事实上,美国一直将载人空间探索作为空间领域全球领导地位的保证,并为之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资源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美国摇摆20年的载人探索技术路线开始明朗,已经有时间表,即2025年左右。”顾逸东指出,美国最终目标仍是载人火星和深空,目前提出的建设地月空间站的方案,兼顾月球、深空探索和未来的火星计划,同时也兼顾其他合作国家不同的月球探索计划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国也正在开展载人登月方案论证。在顾逸东看来,单纯采用人货分运的月球轨道交会载人登月方案,任务相对单一,持续发展代价大,科学任务受限,综合效益不高。载人探索应特别重视长远布局、综合效益考量,体现持续发展理念,创新任务方案,不要亦步亦趋跟随美国曾经提出的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  对此,顾逸东建议从单纯的载人登月,变为综合考虑地月空间利用、载人月球探索和未来深空探索。在支持载人月球探索的同时,开展科学驱动的月球考察,进行包括空间物理、空间天文在内的前沿科学研究。同时,以此牵引新技术发展,比如新能源(核电)推进、电磁弹射和天体借力变轨、自主智能导航等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建设空间站是我国空间科学与应用发展的历史机遇,将滚动征集项目,开放合作,建成国家级太空实验室。后空间站时代还有重大机遇。”顾逸东强调。

                (科技日报北京10月15日电)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股市新闻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              继续阅读

                热新闻

                热话题

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

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